高手网

六合全年资料言情小说改编剧还剩多少IP价值?

添加时间:2019-11-05

  小说改编成影视作品仍然是圈内常态,即便在尊重内容原创的时代下,IP改编的现象仍然没有减少。无论是IP改编还是原创剧本,只要内容深入人心,都有机会成为爆款。

  比如今年的几部爆款剧,《都挺好》、《东宫》、《亲爱的,热爱的》、《加油,你是最棒的》都是小说改编的作品,重点在于,改编者能够抓住原创作品的精髓。

  为了避免改编后的影视作品遭原著党“怒喷”,目前都会邀请原著小说作家参与剧本创作,最典型的便是饶雪漫,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是自己亲自操刀做编剧的,而《亲爱的,热爱的》和《加油,你是最棒的》也是由原著担任编剧的典型案例,最后都获得了改编的成功。

  不过有不少制片人、导演和业内人士都表示,IP的市场已经被开发得差不多了,目前是原创作品的时代,市场似乎更加注重原创作品的孕育了。实际上,IP剧和原创剧并没有二元对立的关系,而是同生共存的,市场也不可能存在“一边倒”的情况,因此只要中国还有小说作者,那就一定会孕育出新的IP供影视市场开发。

  匪我思存成立的双羯影视在开发了《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之后还将继续开发自己的作品,她表示双羯会专门孵化IP作品,这也源自于其在小说界多年来积累下的丰厚资源。匪我思存能在影视市场资本退水、寒冬未去的风口浪尖上专注于IP改编剧,也可见IP市场的这块肥肉并没有枯竭。那么,IP市场还有多少潜在的开发价值呢?

  在本篇文章当中,笔者将以匪我思存、辛夷坞、饶雪漫、八月长安、顾漫(排名不分顺序)这五大言情天后为例,具体分析IP市场还能被消耗多久。

  中国的影视市场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一旦某一个小说被改编成功后,这个作家的其他作品也会被各种挖掘、掏空。

  例如天下霸唱的《鬼吹灯》系列被各种翻拍以后,他所著的《河神》也被灵河拿去改编,最终在爱奇艺的播出反响甚至超越了《鬼吹灯》系列的影响力,跃升为爱奇艺四大涉案剧之一。江南的《九州》系列大火以后,他的《上海堡垒》也被滕华涛翻拍成电影,由此可见一个现象,一个作家只要拥有一部成名之作,他的作品无论好坏都有开发市场。

  《致青春》是辛夷坞被改编的第一部作品,随后,《原来你还在这里》也被作为《致青春》的续集改编成电视剧。8月20日,《山月不知心底事》也被改编成电视剧播出,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作品还在开发之中。

  据统计,饶雪漫已有6部作品进行了影视化改编,匪我思存有9部,辛夷坞有8部,顾漫有3部,八月长安有4部,其中包含了正在开发的未播作品。

  从表格中来看,饶雪漫创作二十几部作品,如今被改编的作品只有6部,占比20%左右,也就是说,饶雪漫还有五分之四的作品未得到开发。

  单看饶雪漫本人便是如此,那么放眼整个小说市场,待开发的作品数不胜数,晋江、红袖添香等小说创作网站上还有大批拥有大量粉丝基数的小说有待开发,这块市场距离枯竭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况且,小说是有新陈代谢、不断更迭的,今有饶雪漫,明有辛夷坞,未来还会有更多优秀的作者和作品等待被挖掘,所以说,IP市场永无枯竭之日。

  无论是改编作品还是原创作品都有其优劣势,对于原创剧本来说,从无到有是其最大的难点,而对于IP改编作品来说,如何在原作品的核心基础上创作出新意,也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疼的事情。

  改编不好就会“一失足成千古恨”,而且观众们对于改编作品的要求会更加苛刻一些,就拿《加油,你是最棒的》举例,有些原著党会不满编剧删掉了郝泽宇奶奶和福子姥姥的角色,但是在剧作层面上,将郝泽宇奶奶的戏份移植到郝泽宇父亲的身上,是更加能够让人物集中,让人物更有力量的,而把小说里“灵魂对话”的部分改成如今电视剧中的“分身”,也是希望表现人物的两面性。

  这就是小说与影视剧的不同,小说的人物可以是散的,但是影视剧的人物必须每个都有作用力,需要情绪的集中化,这也是改编过程中需要注意的地方。

  小说的体量也是限制影视改编的一个元素,一些几十万字的短篇小说内容非常的短小精悍,六合全年资料,改编成电影绰绰有余,但是改编成电视剧就要扩充很多的内容。比如安妮宝贝创作的《七月与安生》,全篇只有1.7万字,相当于一篇学士学术论文的字数。

  当年周冬雨和马思纯联合主演的电影《七月与安生》成为爆款,看哭了无数观众,笔者也是连刷了三遍还依依不舍,扑朔迷离的剧情和主人公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情感,都牵引着观众的内心。

  今年,该IP还改编成了长达53集的电视剧,热度不尽人意,改编的内容也令原著党不满,因为改动实在太大了,除了保留七月与安生还有苏家明这三个人物的关系以外,很多情节都变了味道,安生的流浪、三角关系的复杂都只是在前半部分展现,电视剧把大部分的重心都放在了职场上,这已经失去了“青春文学”的味道。

  既然改编作品有这么多繁琐的注意事项,那么为何制作团队和制作公司还要如此乐此不疲地进行IP改编呢?主要还是得益于IP作品的固有优势。

  首先,小说的内容基础对于制作团队来说是省时省力的,不用去想一个新故事,不用经历从无到有的过程,这对于一个新团队来说也是大有裨益的。

  比如小糖人就抓准了市场时机,掀起了青春题材的热度,先是从九夜茴的《匆匆那年》入手,激起了一些小浪花,紧接着凭借八月长安的《最好的我们》拔得头筹,《你好,旧时光》紧随其后也获得了广泛关注。

  类似的公司还有匪我思存的双羯影业,在众多的项目开发当中,赵乾乾的《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最先成形,而后双羯还正在改编匪我思存自己的小说《景年知几时》和《寻找爱情的邹小姐》。

  此前,匪我思存在一次讲座中也谈及“IP的标准”,她认为受众基础是一个很大的指标,这也可以看出,小说本身的粉丝能够引流到影视作品之中,这就有了收视率的保障。而原著粉也是制作公司认为志在必得的观众,当然也不排除改编失败造成原著粉带头批评的情况发生。

  最重要的是,投资方买账,投资方普遍认为有小说基础的影视作品更加稳妥,保险系数大。

  投资方有这样的心理还是在于以上两条,最起码故事不会过于偏颇,编剧的改编难度不大,不会遇到推翻重来的情况而浪费大量时间。再者就是受众也有了一定的保障,票房和收视率也就会相对稳定。

  但实际上,这也是投资方的误区,既然是影视作品,那么受众看到的还是作品本身的质量,《微微一笑很倾城》、《上海堡垒》、《何以笙箫默》的电影版就因为内容不过关而不被观众接纳,口碑和票房都一度惨淡。

  之所以选择分析五位言情天后,是因为她们的小说质量优良、题材丰富、数量众多,并且作品的热度都非常高涨,是目前市场上非常关注的作家。

  首先是饶雪漫,虽然她的作品大部分都是校园虐恋,但受众群体却不分年龄层,她改编的《左耳》电影获得了4.8亿票房成绩,在青春题材电影的排名算是中上等。不过《秘果》的电影却扑街了,网剧版虽然有李兰迪的加盟,但仍然没有获得太多的热度,而《会痛的十七岁》、《离歌》(电影叫《马卓》)、《沙漏》都没有激起太多水花,饶雪漫的作品是否已经不具备改编价值了呢?

  如今的影视市场主打正能量,青春虐恋已经不适合现在的年轻人和影视改编市场,这 也就是为什么《悲伤逆流成河》以及《流淌的美好时光》都扑街的原因。

  回顾饶雪漫的作品,大部分都是疼痛文学的代表作,青春里总有怀孕、逃学、喝酒、堕胎、打架这些不良少女的行为,似乎早恋总会遇到这些乌烟瘴气的事情,女主角的原生家庭也都非常不乐观,这些作品是不适合进行影视化改编的。

  但饶雪漫也有一些偏向正能量的作品,比如《最熟悉的陌生人》聚焦网恋,《唱情歌》聚焦娱乐圈和独立女性,这些作品都还具有改编价值,但还未得到开发。

  匪我思存则有更多的影视作品有待开发,除了以上提到的两部以外,《让我们结婚吧》、《水晶鞋》都是很好看的文学作品,而且匪我思存的小说种类繁多,她也非常高产,据悉目前她还会进行小说的创作,甚至重新回归到古装题材。

  辛夷坞目前的小说只是刚刚被开发出来,她还有大片的市场,《应许之日》将会由辛夷坞亲自做编剧改编,目前正在进行之中。而《晨昏》、《蚀心者》、《许我向你看》等也还在开发的状态,所以说她还是非常有潜力的。

  顾漫和八月长安都属于小说储备并不多的作者,她们的小说作品几乎都已经被进行了影视化的改编,目前没有更多的作品能够被开发。

  虽说五大言情天后的潜力几乎被耗尽,但小说改编剧对于平台来说的益处是非常大的,所以说就像上文提及的那样,IP的时代不会过去,如今制作公司和平台只会继续开发更多有价值的文学作品,五大言情天后应该倍感压力,因为很快便会“后来者居上”。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挂牌| 香港挂牌之全篇|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www.04400a.com|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 正版挂牌之全篇| www.528234.com| 2474铁算盘曾道| 金彩网| 挂牌玄机彩图|